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动态新闻
老父22年为继子打拼3套房最终无处可归女儿:我接你回家
发布时间:2022-01-14        
 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我们:一个孝顺的人,基本上不会遇到忧愁的事情,孝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父母养我们小,我们就要养他们老,这是自己应尽的赡养义务,想要儿女孝顺自己,首先自己就要孝顺父母,人生有轮回,父母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。

  做人的最基本原则就是要知恩,感恩,报恩,不管是以前还是当下或是未来,要记住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,当有能力的时候要去回报他们。

  60岁的姚元山(化名)平日里经常会告诉跟前妻所生育的女儿姚莉(化名)自己有三套房产,将来养老无忧。可真退休后,姚元山就与现任妻子陈香(化名)发生了矛盾,从而闹到了离婚的地步,一气之下,姚元山就搬了出来租住在地下室的车库里,一下雨墙壁上都会流水,被子盖了一夜就会像湿毛巾一样,这样的潮湿居住环境,让他本就有腰病的身体承受不了,无奈之下就给女儿姚莉打了电话。

  姚莉很是郁闷,不是有三套房产可以养老无忧吗?为何父亲退休后会落到如此地步。于是就帮父亲查询了房产信息,这一查彻底懵了,父亲口中所说的三套房产确实是以他的名字贷款买下的,放款时间是2004年的9月9号,可产权都不在父亲的名下,而是在继母所生的儿子胡军(名下),他与父亲姚元山并无血缘关系。

  为了讨要一个说法,姚莉带着记者找到了租住在益阳某小区车库里的父亲姚元山,此时他主动介绍起了这个车库是改造的一个住房,当时是自己找的地方,儿子开车把他的东西给送了过来。自从3月11号住进来到现在一个半月,他们都没有人来瞄过一眼,什么儿子,媳妇,孙子电话都没打来关心一下住不住的好,房子能不能住等。妻子碍于情面还是有打电话让他回去住,可话题总是绕不开离婚。姚元山表示,妻子要离婚,自己就没必要再回去。

  姚莉也带着记者走到了车库的外面,她告诉记者,父亲之所以居住在车库也是因为没办法,车库的对面有一套父亲的房产被继子胡军给出租了出去,他在等这个房子里的人搬出后,自己能够顺利的搬进去住,所以才会在这里盯着,只是现在40多天过去了,依旧没有一点动静,作为女儿的姚莉,实在是不忍有腰病的父亲居住在这潮湿的地方,这才想要为父讨公道。

  随后姚莉又陪着父亲找到了继母所住的电梯房,说是回父亲自己的家,可父亲并没有房门的钥匙,想起来也是令人唏嘘不已,待继母陈香开门后,他们夫妻二人也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,陈香更是远远的落座于一旁,她质问丈夫姚元山,为什么喊了这么多人却不喊儿子胡军回来,这要给她一个解释。

  姚元山表示为什么要喊儿子回来,带他们过来只是先调查一下。然而这个调查两字激怒了妻子陈香,她怒吼着要调查什么,自己没犯法,调查我什么。

  此时的姚元山坐在一旁没有半句语言,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,作为女儿的姚莉再也忍不住了,她质问陈香,你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住在一个铺上还用说啊,不知道姚元山有病,腰不好吗?姚莉将20多年的新仇旧恨都发泄在了陈香身上,如果不是她,自己的父亲也不会离婚抛弃家庭。

  对于姚莉的说辞,陈香也主动的解释了起来,她表示自己跟姚元山结婚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并不是故意为之,当年自己的丈夫因病去世后就带着儿子胡军来到了这里打工,刚好打工的地方正是姚元山单位的食堂,那时的姚元山正在跟妻子吵架,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两人就在了一起,后来姚元山单位有招子弟的机会,姚元山就与前妻离婚匆匆跟自己结了婚,顺利的把儿子胡军以子弟的名义安排在了姚元山的单位工作。

  结婚两三年,由于自己身体不好,连连生病吃药住院,到现在20年,夫妻生活都没有,姚元山一直住在小床上,即便是如此,姚元山对自己很好,陪着看病去医院,给予了体贴的照顾,钱也花光了,陈香表示很感激姚元山对自己的好,自己不管是走到哪里,也是一直在说着姚元山的好,他作为继父也是非常的好,对儿子好,还对孙子好,整整接了孙儿6年上学,这邻居都是知道的,自己也不否认。

  结婚后姚元山的工资卡就由自己保管,这三套房产都是儿子胡军买的,姚元山只是还了一部分的钱,装修家电也是我们两口子出钱装修的。现在姚元山要搬出去住,自己也可以理解,这么多年两人只有恩情,没有爱情,只是他住到地下室并非自己所愿,两人吵架,儿子胡军就把他接过去一块住,另外一套房子出租了,现在也把租户给请走了,正在装修,等装修好后他就可以搬进去,是他自己要住在车库,所以才会让外人看起来非常的可怜。

  虽然姚莉有反驳但奈何又没有直接的证据,她内心更多的是伤感,这么多年父亲抛弃了她和母亲,却在这个家尽心尽力的充当着父亲,丈夫的角色。继母生病,父亲花光所有工资给她治病,继子买房,父亲出钱装修,继子工作,父亲给安排,继子的孩子,父亲给接送,这太多的酸楚和心理的失衡只有她自己知道,可即便如此,她也不可能放任父亲居住在潮湿的车库里,只能硬着头皮想要找到父亲的继子胡军,希望他能赡养父亲的晚年。

  姚元山在得知租户已经搬走后,自己就马不停歇的搬了进去,这套房子146平,位于4楼,没有电梯,只是里面正在翻修,要把门换成塑料板,墙上刷漆,姚元山就住在房屋里面,随着装修进度来摞换休息的位置,虽然粉尘比较大,但他表示比住在地下室潮湿的地方强多了,地下室霉很多,自己60岁了,得了风湿就不好了,这套房子得守着,对它有感情,辛辛苦苦了20几年。

  姚元山的腰痛脊椎有病变,上下楼都需要20分钟的时间,很显然这套房子并不是最合适他居住的环境,说起来姚元山也是有些难受,他表示,自己辛辛苦苦为这个家打工了20几年,家产都是我们自己一手置办起来的,到头来房产上没有自己的名字,这个肯定是要加上的,自己的家产是自己的,怎么会全部都写到了儿子身上,儿子成家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成的家,房屋是我们买的,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包括桥北的一套房子也是属于共同财产,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目的,她们就把这些房屋转到了儿子手中,并没有告诉自己,这很显然是不对的。

  自己在这个家里洗衣做饭带孙子,一干就是22年,一门心思扑在了这个重组家庭,这些所作所为街坊邻居都看在眼里,跟他一块接送孙子上下学的邻居也表示姚元山是风雨无阻,不管是落雪落雨天天接送孙子,很是辛苦。

  听着这些年来父亲为这个家的付出现在又被抛弃,姚莉心理更不是滋味,当下就是要找到父亲的继子胡军来讨个说法,随后她也去胡军的单位找了,只是胡军都没有理睬。

  随后在桥北的电梯房里,姚莉带着父亲找到了胡军,胡军对于她们的到来并不意外,他表示知道姚莉去单位找了自己,只是不想有多的一句话,有话都可以好说,不是这样子搞,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实在是解决不了,可以走法律途径。

  同时他表示并没有把姚元山赶出去,而是他们两口子长期没有住在一起有矛盾,所以经常吵架,自己也接继父过来住了,住了一个星期,他就要搬出去住,当时自己也跟继父说了住在车库不好,不想因此背上不孝的骂名,所以就把那套出租的房子给空出来,等装修好了再让继父搬进去住,可他不愿意,也只能随了他的愿。

  对于胡军的说辞,姚莉很是无奈,她表示你装修就是刷个漆换个门这也叫装修吗?父亲60多岁的人了,要的是你的装修吗?你们有打电话关心过一句,问过一句,照顾过一下吗?

  然而胡军表示还想要怎么装修?他的母亲也表示自己打电话叫姚元山回来住过,他不愿意,七嘴八舌下,姚莉有些难以抵挡,她表示话都让你们说了,能把父亲给吵出去,又说叫回来。

  这些话在胡军看来有些像是胡搅蛮缠,他也丧失了耐心,表示现在任何一句话也不会再说了,同时也不让自己的母亲陈香再说一句话,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要姚莉他们走法律途径,其余任何都不要谈。

 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根本无法再谈下去,而坐在一旁的姚元山依旧一言不发,在妻子陈香面前如此,在继子面前亦是如此,回到自己的装修屋后,姚元山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他表示,自己之所以不跟继子理论,是因为就算不跟继子理论,继子心里也应该清楚,自己的20几年全部付出在了他们身上,自己是怎么做的,他们心里应该要本账。

  自己渴望的是,跟妻子发生了矛盾,住在车库时,希望儿子和儿媳可以劝合或者能够给予关心,也希望妻子能够接她回家,然而他们的做法实在是让自己寒了心,此时的姚元山也后悔了,他深刻的明白,只有自己的女儿希望他过得好,只有女儿才通情达理,可后悔也无济于事了,现在只想住在这个房子里,也算晚年有个落脚点,希望这个房子有个终身的居住权,不想被骚扰。

  可姚莉认为,这套房子根本就不适合父亲居住,身体不方便,去医院也不方便,希望父亲的继子胡军把这套房子给父亲居住权,不要干涉,然后把这套房子租出去,用这套房子的租金给父亲租一个低层的房子,这个房子的产权还是胡军的。

  胡军表示这个房子马上就可以装修好了,继父可以搬进去住,虽然房产在自己名下但愿意给继父使用,直到终老,能谈就谈,不能谈的话就走法律途径,这是最正规的途径,也是最有效能解决矛盾的途径。

  这22年来,在姚莉的心里一直是有父亲的,她表示虽然父亲舍得抛弃自己,但自己却舍不得他,一直都跟父亲有联系,看到父亲现在晚年凄凉,如果跟陈香离了婚,可以考虑回到最初的家庭,母亲这么多年也是单身一个人。

  而在沅江的姚莉母亲也表示,从来没有怨恨过姚元山,虽然他当时的一走了之很让自己受伤,但很认可他的为人,姚元山人品不坏,良心很好,人很好,毕竟两人之间有个共同的女儿,现在他要是愿意回来,也不反对,同时她还让自己的女儿多去关照姚元山,多看看他,希望他的晚年,也能有个好的生活。

  可对于女儿和母亲的愿景,在姚元山面前显得有些一厢情愿,他表示现在不会跟女儿回去,这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,在益阳生活了多年,很多事情也一把放不开,有很多的顾虑,跟现在的妻子还没有离婚,也离不了婚,还没落实下来,到底房屋是怎么搞,也都还没摊牌。

  此时的姚元山也是感慨万千,他表示自己当时在沅江工作,由于感情不顺遇到了现在的妻子陈香,1999年离婚跟现在的妻子走在了一起,婚后上交财政大权,包揽家中家务,洗衣,做饭,拖地都是自己搞,那时候还没退休,上一天班休息两天,比较空,她的儿子,儿媳,孙子四个人在家,自己拖地一拖就是三四个小时,自己最年轻力壮的时期都奉献给了第二个家庭,因为这是当年自己义无反顾选择的路。

  退休后,他也有了一笔退休金,姚元山很喜欢自己的孙子,学习好,从小都是自己带大的,于是他就把退休金给了孙子10万,女儿也给了10万,这都是理所当然的,女儿也是不能丢的,剩下的还有三四万块钱给了堂客2万,算是做到了仁至义尽,钱都分完了。

  也就是从这时起,妻子陈香就开始闹起了矛盾,给了女儿姚莉10万块钱成为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一根刺,但他觉得自己为妻子和继子付出了更多,不应该被这样对待,听到这些坐在一旁的姚莉再也忍受不住了,这么多年的委屈也瞬间爆发了出来,泪如雨下。

  她表示自己14岁上初二的时候父亲就跟母亲离婚了,从此就没有再管过自己,上高中的时候没钱交学费,还去问父亲要过,但是父亲的钱都在陈香手里,他也没钱,自己结婚生子的时候也通知了父亲,可最终父亲还是缺席了,这是姚莉心中无法抹掉的痛。

  而作为父亲的姚元山表示,女儿结婚的时候确实告诉了自己,当时他也跟妻子陈香说了,可她没有表态,也没有拿钱出来,自己连搭车的钱都没有,怎么去的了呢。很难想象姚元山在这个家庭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但这一切也都是他自找的。

  女儿哭着抱怨父亲,自己并不是想要你的钱,就是想要自己结婚时家庭是完整的,有父亲可以在席观礼,那时候父亲也想接自己过去住,但不管自己怎么亲近父亲,最终还是会被赶出来。

  姚元山也承认了自己当时选择了重组家庭,一心一意的把心思都放在了这个家庭上,也曾多次想要把女儿接回身边,只是一直未能如愿,最亏欠的就是女儿。

  姚莉表示,父亲离开这个家后,自己是非常恨他的,但这都是一时的情绪,爱过并一直会爱下去,这是女儿对父亲的情感。但是父亲走错了这步路,选择了自己的人生,我也希望他的人生能够走的圆满,可现在走不圆满了,人家不尽这个赡养义务,把他扫地出门了,我舍不得他,心疼他,都60多岁的人了,搞成这个样子了。

  姚莉也在父亲给她打第一通电话的时候就讲了,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,就接父亲回家,他养我小,我养他老,他生了我,就是我的父亲,哪怕养了我一天,我也给他养老送终。可自己做不了这个家的保护伞,父母的问题还是需要他们自己解决。

  对于姚元山而言,他的为人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,为家庭负责,一心一意都在家庭上,可他最致命的点就是懦弱,逃避,当感情遇到问题时,不想着怎么去解决,往往都是选择了离开,从第一段感情就可以看出,明明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,自己却因为逃避从而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跟现任妻子陈香结婚了,这无疑是他最失败的一点,婚姻中的冷态度,逃避,看似不伤人,其实最伤人。

  第二段婚姻也是,有了矛盾不是去解决矛盾,而是选择了自己离家出走,再跟妻子和继子对立中,他也是始终不发言一句,让女儿一人面对众人力辩,明明自己才是当事人,自己才是最了解自己财产的,可他总是认为,妻子和继子心里应该要有本账,应该认可自己的付出。

  事实上妻子和继子确实认可了他的付出,那又能怎么样呢?他们只能说一句,你是个好人,财产早就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了,就连夫妻财产也在儿子名下,再想要回也是难如登天,就算赡养你,给不了最呵心的爱,那又有什么意义。

  作为继子,自己的一切跟姚元山脱不了关系,如果不是他,就母亲陈香的身体,根本给不了你未来,在得到一切的时候,应该回过头来看看继父的付出,多多想想,没有他,是否能有自己的今天,法律确实可以公正公开有效的解决这个矛盾,但亲情用在法律上,显得有些不为人道,做人还是善良些,要懂得感恩,报恩,自己也是为人父了,多给儿女做点榜样,才是你一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

  从姚元山和陈香的婚姻中我们也可以看出,二婚家庭要注意的事情很多,首先要保证自己的财产不被转移,其次为家庭一心一意付出的时候,心里也要有个底,这一切自己做的到底值不值,最后也要为自己的养老做打算,不要把钱过早的分配出去,这么做大多都会让自己陷入绝境。

  婚姻讲究的是有事说事,床头吵架床尾和,不要抱有逃避的心理,逃是一种懦弱无能的表现,因为婚姻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,都是在吵吵闹闹中渡过的,多体谅自己的妻子,理解她们十月怀胎的不易,哪怕就算吵架了,低个头认个错,这并不丢人,丢人的是,离开后,找了一个更差的。

  对此大家是怎么看待姚元山的为人以及继子的所作所为呢?欢迎大家留言讨论给出不一样的声音,谢谢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