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市场分析
凤凰网员工口述:我们在卫辉 跟随救援队救出25人
发布时间:2022-01-13        
 

  7月21日之后,卫辉市成为本次河南暴雨灾害最严重的区域之一,各路救援力量驰援卫辉,与水“抢人”。

  郑州市金水区猛犸卫士应急救援队第一时间支援卫辉,因救援时间紧、任务重,带去的动力艇发动机已烧坏两台。7月26日上午,救援队向凤凰网河南求助,急需动力艇和扩音器,以保证救援工作正常进行。

  经凤凰网河南向社会广泛求助后,收到爱心人士提供的扩音器60个,强光头灯100个。26日下午,凤凰网河南派出2名工作人员带着这些救援物资跟随救援车辆前往卫辉,以媒体的风骨、性情、担当和温度助力抗洪抢险。

  在卫辉,两名凤凰网河南员工既是水灾的经历者,也是救援的参与者和记录者,他们跟随救援队解救被困的群众,转移老人、孕妇与儿童,承受太阳的暴晒与积水的浸泡。他们说,每一个瞬间都让人泪目,每一个人,都值得铭记。

  7月26日晚11点左右,我们驾车运送物资抵达卫辉市人民医院,这是目前卫辉的一处高地。由于其他区域积水严重,轿车开到这里已经无法继续往城区行驶,我们和救援队一起坐上一辆货车前往市内。

  尽管已经是午夜,搜救仍在继续。队员们带上我们送去的头灯,手持我们支援的扩音器,开着冲锋舟在所负责的居民区来回喊:“还有需要救援和转移的人没有?有的话到窗口招招手!”

  由于安排搜救和撤离已经进行了五六天时间,目前大部分受困群众已经得到转移和安置,仅有少量不愿转移的群众还留在城区,均有基本生活保障。但是为确保不漏一人、不留死角、应救尽救,各搜救队伍还在全方位排查有无需要帮助的人员。

  27号当天,我加入的那艘冲锋舟一共成功转移了19个人。其中一户住在四层的六口之家,家里有两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,已经不能自由行动。我们便将老人小心放在轮椅上,四个人轮流抬下去,搬上船。

  让我感动的是,虽然老人已经基本没有了语言表达能力,但却一直轻轻握着救援人员的手不放开。我问其中一个老人:“爷爷,五十年里见过这么大的水吗?”老人说不出话,张开手来回比了两个“五”,意思是,一百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水。

  留下来的更多是不愿意走的人,劝导群众撤离需要花费比救援更长的时间。水淹得不深的区域,有居民还在观望水情,侥幸认为水不会再涨,觉得出去没有可投奔的亲友,安置点虽然有吃有喝但是人又太多不方便。

  当我们提出将他们转移到安全地带,有的人是面露难色,有的人犹豫一会摆了摆手。在劝说与迟疑的拉锯中,一度陷入“僵局”的情况不在少数。面对实在不愿意走的,我们也只能无奈离开,走之前提醒他们和家人注意安全。

  “还有没有人要撤离?”连续奋战多天后,许多救援人员的声音都已经严重嘶哑,但是仍然一遍遍地呼喊着。我所在的猛犸救援队,远的有从江西、广西过来,不在少数,年龄最大的老兵已经五六十岁了,还有一位个体老板,自己买了艘冲锋舟加入救援队。

  感动与悲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。在市区的主干道比干大道上,有一名队员在水里触电了,附近的几个人也感觉麻麻的,那名队员第一时间通知大家有电,让大家远离。但他却又原地潜入水里,坚持把漏电隐患排除。

  他说:“这里是主干道,你们明天还会经过这里,别的救援队也都会经过,我必须把漏电的地方弄清楚。”

  水环境已经十分恶劣,在人口密集的老城区,连日的积水浸泡着各种生活垃圾甚至小动物的尸体,在炎热的天气下散发着一股股刺鼻的异味。

  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水里,对救援者的健康也是很大挑战。不少队员的脚底板泛白,腿上出现溃烂红肿,还有的身体发炎,他们在救援间歇会用碘伏和消毒水擦拭,一片一片红红的伤口在泛白的脚上格外明显。

  28日,民间救援力量已经按要求有序撤离,大部分救援人员由于连续多日工作,身体状态处于临界值。大家说:“实在撑不下去了,解放军也来了,我们的使命完成了,回去好好养伤。”

  当天下午,我开始了从卫辉返回郑州的路程,此时距离我们进入卫辉送救援物资其实仅仅过了一天半时间,但感觉已经有一年那么漫长。

  7月26号晚上10点多,我们抵达卫辉市人民医院附近,这里地势相对较高,水位较低,我们将车停靠在医院附近后,乘坐着救援队的大货车前往距离两公里外的救助点。

  救助点当时还有很多刚从主城区回来的救援人员在这里吃饭。这个救助点是一个专门举办婚宴的酒店,安置了包括救援人员在内的大约500多人,为所有人提供免费的饭菜、床铺以及洗澡的地方,还有一些物资等。

  第二天早上6点多起床后,我们简单洗漱了一下,吃过早饭就穿上救生衣和装备,我和同事杨洋分头跟着两艘冲锋舟,前往主城区参与救援。

  主城区的积水水位,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对卫辉内涝的理解,说这里成为了一座“水城”,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我们一开始是涉水往主城区内部走,走着走着水位从我的膝盖到了大腿根,再往里走已经到腰部了,我感受到了一些害怕,于是坐上了救援队的船,开着船往更深的地方走去。

  船经过了比干大道、人民路、健康路……满大街都是水,水深都在1.5米到2米之间,路上的车都漂浮在水面上,只能露出车顶。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关门的店面,已经被水灌满了。

  水面上的一些漂浮物为救援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,有的漂浮物很锋利,会对船造成损伤,影响救援工作。

  我们在主城区一条路一条路地搜救,有一些不愿意撤离的老人和孩子,经过大家的劝导,部分也被安全转移出来了。

  搜救到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时,这里滞留的人员比较多,其中还包含一些重症患者,从26日下午开始,医院就开始转移,截至27日上午,一共转移了9000多人,仅剩下部分医护人员维持医院安全运作,我们也为他们送去了一些救援物资。

  在主城区内,我们拿着援助的扩音器来回喊着“有没有人还在楼上”“救援队来了”!在健康路附近的一个居民楼内,我们救出了6名受困者,有4名外地人,还有一对返回家查看家里情况的夫妇,准备返回时被困在了楼上。

  在卫辉的两天时间里,我深切感受到卫辉人民的热情,淳朴体现在这里的每个角落。我们从早上8点多开始搜救,到下去1点多返回救助点时,附近的老乡为我们提供了很多食物,面条、米饭、火腿肠、面包……这些救援物资,都是当地居民自发组织分发给救援队员的。

  同时也特别佩服当地的救援队员,在水里泡过之后又晒在太阳下,特别容易晒伤,很多人的腿晒得通红,脚被泡烂。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喊疼,或者因为这个不去救援,都是简单地涂抹一下碘伏后又跳下水救人。

  有一位从郑州过来参加救援的年轻小伙,其实他家里也被水淹了,但他一直坚持留在卫辉,没有回过家。我问他的时候,他只是硬撑着说:“没事。”